русский客服热线:400-817-9955
俄罗斯问题成为主因 G7内部出现分歧 2019-09-05  浏览量:

  特朗普力图使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可能是希望俄成为西方的一分子,而不是与中国结盟。

特朗普主张俄罗斯重回G7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争议问题上表现出惊人的连贯性。他再次提出讨论邀请俄罗斯加入七国集团的问题,实际上是回到了其总统任期之初讨论过的话题。他第一次提出让俄罗斯重返G7是2017年,这也成为其“通俄门”的理由之一。美国新总统的其他提议还包括取消对俄制裁。特朗普未来如果仍就表现出连贯性,那么这一提议的命运将很有意思。 
  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总统对俄罗斯抱有极大好感。显然,他认为七国集团仍然是世界决策和协调的主要中心,巩固了西方在世界事务中的主导作用。特朗普力图使俄罗斯重返这一集团,可能是希望俄成为西方的一分子,而不是与中国结成同盟。
西方失去世界中心地位

  对此特朗普是相当务实的。然而,美国总统试图挽留的时代——西方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时代——已经一去不复返。虽然减轻对俄制裁不错,可以象征性地解决乌克兰危机的许多问题。但我们必须承认,从重要性看,七国集团已不再是个具有独特性和普遍性的组织。世界上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组织,如20国集团。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仍然在国际事务管理中起着关键作用。 
  另外重要的一点是,俄方对可能重返G7的炒作不置可否。俄罗斯的怀疑有其客观合理性:之前参与G8并不具备全权,似乎它必须证明什么才行。说实话,俄罗斯在这一集团中常常受到犯有“过错”的诘责。因此,俄方不想强调其希望重返西方大国俱乐部,而是强调世界已变得更加复杂,更不以西方为中心。 
  不能排除收到重返G7的建议俄罗斯可能会予以拒绝。因为除了西方团结一致的理念外,维持G7的内涵已经不多。甚至在其内部互动中,某些俱乐部成员国也感到极不舒服。正在退欧的英国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关系越来越僵,日本在东亚有自己的利益,而且更大程度上是通过日美合作实现的。俄罗斯的回归可能制造出一种错觉,即莫斯科重返西方并强化了其在当今世界的领导地位。

正确看待G7峰会及其作用

  比亚里茨峰会本就不值得期待会有什么重要成果。除了西方大国继续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领导作用的共同愿望外,七国集团寻找新的团结基础已经不下十年了。与此同时,国际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复杂,越来越具有竞争性,并促使包括G7成员国在内的各国开始坚定甚至强硬地维护本国利益。不过,现在就说G7的团结基础遭到破坏并且其已不复存在还为时过早。根据英国的俱乐部传统,各成员可在许多问题上存在分歧,但交流意见的机会仍然很受重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至于特朗普特立独行的性格,则更多的是西方内部问题累积的后果,而不是其根源,尽管某些媒体是这样看的。特朗普正试图阻止权力从西方向东方转移,但其做法不是动员整个西方集团的集体力量,而是试图夺回狭隘的美国民族利益。在此意义上,他在G7内是孤家寡人。 
  然而,G7的作用早在特朗普之前就开始减少了。世界多中心性的加强使G20这样的论坛变得更加重要,至少是因为其集中了世界上更多更大的经济体。如果有人认为,西方只有通过大国共同努力才能保持其领导地位,那么特朗普的做法就是错的。反之,如果国际关系中是各国最佳决策依据的现实主义确实正在自然回归,那么恰恰相反,特朗普就是正确看到问题并试图解决它的第一位西方领导人。